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亲历Meta万人大裁员

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亲历Meta万人大裁员

分类:科技

标签: # 皇冠怎么注册用户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Top Tài xỉu online(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王欣,原文标题:《亲历Meta万人大裁员:有人领四十多万赔偿金,有人称无法与小扎共情》,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美国加州时间11月9日,早上5点36分,Ada的邮箱多了封来自Meta的裁员信。她很惊讶,自己兢兢业业,被裁着实出乎她的意料。来不及惆怅,她还要给13个月的女儿换尿布。


11月9日,扎克伯格正式宣布了Meta裁员的消息。Meta计划裁员超11000人,约占Meta公司员工总数的13%。这也是Meta首次主动公布大裁员。与不久前宣布裁员的Twitter相比,Meta的裁员力度更甚。


扎克伯格公开承认自己预判失误:“不仅电子商务回到了此前趋势,而且伴随着宏观经济下滑,竞争加剧,广告流失,导致Meta收入远低于预期。”


为此,扎克伯格向被裁员工们道歉:“我错了,我要为此负责,这是公司18年来做过最艰难的一次决定,导致了这个悲伤时刻的出现。”


作为补偿,Meta将支付16周的基本工资作为被裁员工遣散费,加上每服务一年额外支付两周的工资,并支付所有剩余的带薪休假,以及为员工及其家人支付6个月的医疗保险。


对于扎克伯格真诚的自省,有被裁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很官方”,“实在无法与扎克伯格共情”。


大规模裁员消息一经传出,Meta股价反而上涨,道琼斯市场数据显示,Meta股价上涨了近8%。


从Meta披露的三季报数据看,Meta总营收已连续2个季度同比下滑,净利润更是接近腰斩。第三季度中,Meta主攻元宇宙的部门Reality Labs收入仅为2.85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的5.58亿美元,下滑49%。与此同时,Meta的股价今年以来已下跌70%以上。


Meta近一年股价趋势图。来源:谷歌


扎克伯格在裁员信中表示,公司将通过削减可自由支配开支,以及将招聘冻结期延长至2023年第一季度,以此让Meta“成为一家更精简、更有效率的公司”。


有推测认为,如果Meta 2022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不理想,股价继续下跌,Meta或许会进行第二波、第三波裁员。


Meta的大裁员只是冰山一角。当全球经济衰退,通胀上升,大规模的裁员潮正席卷硅谷。据外媒报道,苹果、亚马逊、Twitter、Snap等,相继传出冻结招聘、裁员重组的消息。


《中国企业家》连线了两位Meta被裁员工,以他们为代表的硅谷大厂员工,正经历着意料之外的职业挑战。我们尝试从他们的角度还原硅谷大厂的真实运转状态,以及大裁员背后的个体感受。


以下为两位被裁员工的口述整理:


80后宝妈:领了40多万元赔偿,之后分手费会更少


回想起几天前的那封裁员信,我还是很无法接受。


在国内的一所院校毕业之后,我选择到美国结婚生子。因为我很崇尚科技前沿的产品,加上Meta还不错的福利,于是选择在2019年年底加入Meta。那时还没有疫情,Meta还叫Facebook。


截止到我离职的最后一天,我在Meta已经工作了2年11个月。


早上五点多,Ada收到的Meta裁员信。来源:受访者


实际上,在今年9月份左右,由于Meta股价一直震荡,员工已经非常惶恐。股票是薪资的重要一部分,随着股价狂跌,Meta员工的薪资大大缩水。有少部分员工选择了领取部分奖金之后,另谋高就。


毕竟,Meta这里的薪资与高昂的生活成本不成正比,当地交税比例高达35%以上,税后到手薪资并不可观,远低于传闻中的“天文”数字。


Meta是两周发放一次薪水,因此赔偿上说的是按照16个周的薪水来发放,能领8次薪水,赔偿总共加起来有40多万元人民币,外附6个月医疗保险。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标注的赔偿金额貌似和我算的对不上。针对这个问题,我给Meta那边发了询问邮件,但至今还未收到回复。


今年年初,我经历了一件很荒谬的事。我的平级同事莫名其妙被升职,他私下的一贯作风是,不懂个人规划、不遵守规章制度,尤其不尊重女性,这让我很难接受他成为我领导的事实。那时,我就认为Meta在晋升制度方面有极大问题。


我最初加入时,这个业务部门是1个经理加上10个普通员工,而就在今年,人数已上升至30个人,即20多个普通员工搭配5个初级经理、2个高级经理和1个执行官。过去两年,Meta没有原因地晋升了很多经理,每一层级的经理为了升职,就不断盲目扩张手下人数。

,

ug官方网站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过去两年,我们好像对公司的前景、经济发展预期判断不准确。财报不及预期、股价下跌, Meta员工从4.7万名左右上升到裁员前的超过8.7万名……这能暴露出公司很多问题。


我要承认,扎克伯格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作为CEO,眼看公司每季度的财报一期不如一期,难免只关心节省开支,忽略最基本的管理。譬如涉及元宇宙的Reality Labs是个很新的部门,需要想法,需要钱,才能把产品做好。可是,Meta很多领导来自亚马逊,他们倡导“做最便宜的产品”,而有些工程师来自苹果,他们倡导产品设计、功能、测试计量都要最完美。当这两个理念碰撞在一起,就会引发冲突,让一些部门的工作开展受到很大挑战。


至于这次裁员信中扎克伯格的道歉,我认为很官方。因为裁员背后是一万多个被裁员工要面临找不到工作的风险,以及由此导致的家庭财务陷入泥潭。扎克伯格来承担吗?不。


譬如我,作为不太年轻的宝妈,却一心向往科技企业。我的住处不在硅谷,而是在离硅谷车程9个小时的美国西部一个州——这个州的科技企业少得可怜。当时我向Meta申请远程办公了一段时间,才有精力照顾孩子。


我记得在2020年,扎克伯格讲过,他希望未来十年达成一个目标,就是有50%的人可以实现远程办公,这也是符合元宇宙未来的规划。但矛盾的地方在于,今年,很多申请远程办公的人却被驳回了申请。


Meta这次裁掉一万多名员工,我认为是从维护公司形象、股价、投资者利益等角度出发做的决定。通常第一波裁员以挽回股价、节省开支为目的,第一批被裁员工拿到的赔偿还算体面。之后如果有第二波第三波裁员,我估计“分手费”会更少。


另外,这次被裁掉的同事有些是H1B1的签证。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找不到新工作办理新签证,他们就会被遣返。而有的女性员工还在休产假,却也不得不接受被裁的现实。


Meta裁员后,股价涨了,我哭笑不得。被裁后这几天,我在疯狂面试。因为我知道,拖得越久,越找不到工作,可能在半年之内都是如此。


刚拿到PhD学位的95后:入职半年,算是幸存了又没幸存


我是一名刚在美国读完PhD(泛指学术研究型博士学位)的95后。去年11月,我抱着激动的心情签下了Meta的offer,今年5月正式入职。因为我对元宇宙太感兴趣了,当时还和朋友们戏称,我进去后努力干活,要把公司搞垮。


收到裁员信是凌晨5点多,我还在被窝里,后面就再也没睡着,狂刷手机来抑制内心绝望。不过好在我们部门不同于其他部门,我们属于“岗位被裁”,意思是内部可能会给转岗机会,但具体能否转岗,我还在等通知。


因此,相较于其他被裁员工,我还算幸运。最关键的是我所在部门氛围超好,一是我可以接触PhD期间没深入接触的AI领域,二是部门里的一个姐姐对科研、工作以及生活抱有很大激情,正好可以弥补我工作上佛系的一面。在这个充满学习氛围、互帮互助、不卷可躺的组织中,我找到了快乐。


可Meta怎能接受无忧无虑的组织存在?于是这次,我们组织不幸都被裁了,那时,我感觉失去了一个家。


站在公司视角来看我所在的业务部门,其实工作绩效可以用“虚无缥缈”来形容,战略规划是站在未来三五年后能否给公司带来收益衡量。但是现在,Meta明显缺钱了,需要回归现实,产不出收益的员工只好说再见。


这次,我拿到了税前20多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Meta几乎没有公布裁员的消息,更多员工是自己预判到公司业绩有风险,选择离职。 


虽然Meta给的“分手礼包”还不错,和隔壁Twitter裁员形成鲜明对比,但我实在无法与扎克伯格共情。不过这个裁员道歉的套路,已被硅谷众多公司拿来模仿学习,不知道下一次将会在哪个CEO身上上演。


虽然我在Meta仅待了半年多,但我观察到公司在人员晋升上没有一套标准流程,也很难理解为何一个部门要设置十几个经理,以及建设很多重复的业务团队,干的是相似工作,这有什么意义呢?


身为元宇宙爱好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Meta的VR头盔Quest Pro敢卖1500美元这么贵。元宇宙确实是扎克伯格全力押注的方向,可能还因为被TikTok卷的不行,需要拼一条其他的赛道。


有意思的是,我们私下都在用Meta伙食判断经济的变化,我在职的半年时间内,伙食水平肉眼可见地在下降。


作为一名95后,我其实对Meta一些社交产品并不感兴趣,我不常用Instagram Reels这些产品,也是由于好友圈都在国内的原因。相反,我对底层技术更感兴趣。


听我身边朋友说,现在Meta内部氛围很压抑。后续我能否在Meta内部转岗,不得而知。但是,当下经济形势不好,我想所有人都要做好准备,继续刷题,保持自己的面试能力。好在我还年轻,生活压力没有那么大。对于需要养家糊口的人来说,裁员无疑是一场暴风雪。


至于是否回国,我心里惶恐——看到各大平台上说清北都要被裁,也没底气回去找工作,PhD似乎没用。


为工作焦虑倒不是最头疼的,关键是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国,有些想家。


对于公司来说,裁员只是一个数字,让我感受到个人奋斗不值一提。如果员工是在第二波、第三波被裁,找到新工作机会就更少。


被裁之后,我也很辛酸,本来准备改简历再面试,但是我朋友给我的反馈是简历太烂,只好回去再改——这让我有点想摆烂,于我而言,感觉比起投简历、继续面试这么耗费心力的事情,继续回到Meta工作也未尝不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ID:iceo-com-cn),作者:王欣

,

电报搜索bot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电报搜索bot包括电报搜索bot、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电报搜索bot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